过去农村老人都爱“把鹌鹑”,为啥现在很少看到了?

过去的农村是非常热闹的,大家也很少有外出打工的,村里人也多,农闲之际,做什么的都有,在农村也有很多城市之中看不到的场景,也只有在农村才能给看到,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外出打工,和农村环境的变化,很多农村过去常见的事物,现在也基本上很难看到,过去的农村环境好,各种各样的生物也相当的丰富,在很多的农村,老人们有一个现在很难看到的喜好,那就是:把鹌鹑。

鹌鹑在过去还没有人工养殖,都是野生的,过去的农村环境好,鹌鹑是一种很常见也很多的鸟类,个头比麻雀大,比斑鸠小,在田野之中和河套里面最为的多见,我们县城南边有条河,在河套两岸的草丛里面,就有很多的鹌鹑,成群结队的非常的多见,公鹌鹑生性好斗,村民也将鹌鹑的这种习性加以利用,将鹌鹑捕捉之后,作为宠物和斗物饲养,养殖的过程之中,要用手把着,把鹌鹑攥在手中,鹌鹑头部从虎口部位伸出来,两条腿呢从无名指和小拇指之间伸出来,鹌鹑的尾巴从小拇指和手掌之间耷拉着,这样会让鹌鹑感觉到很舒服,对于这种方法俗称:把,也被称之为把鹌鹑。

我们村的老李过去就非常喜欢把鹌鹑,经常和人一起去河套里面网鹌鹑,人多的时候大家一起使用网,人少的时候,老李会使用诱捕方法,老李将自己喂熟的鹌鹑,放在地面上放有套子的地方,鹌鹑会一直鸣叫,引来公鹌鹑前来打斗,鹌鹑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就踏入了套中,鹌鹑捕捉后,老李会放进一种特制的布袋子之中,这种布袋上面部分是布的,下面却是一个盒子,这种盒子是专门喂养鹌鹑使用,鹌鹑经过驯养一段时间之后,就可以参加打斗活动,很多时候是争强好胜玩耍,也有的会下上一些赌注,据说我们村的二狗他爹,过去有很多的田地,就是爱都鹌鹑,后来的时候,被人家给斗败了,将田地作为赌资都给输掉了。

冬天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晒太阳,经常看到老人手里把着一只鹌鹑,这鹌鹑也不闹腾,安安静静的在手里呆着,老人说把鹌鹑,一来是驯养,二来冬天寒冷,手里握着一只鹌鹑,手感觉很暖和,不冷,把这些驯养后的鹌鹑把服帖之后,时不时的大家就会聚在一起开始斗鹌鹑,农村有句老话叫做:斗败的鹌鹑打败的鸡,鹌鹑如果是被打败之后,是没有了战斗能力了的,基本上就要告别打斗,都鹌鹑的时候,也是大家最为热闹高兴的时候,鹌鹑生性好斗,都鹌鹑也是作为一种传统的跟斗蛐蛐一样,历史很悠久。

现在农村很少在看到老人把鹌鹑了,这些古老的方式越来越少见,除了环境改变,鹌鹑变得越来越少之外,人员的外流,和其他活动的增多,会把鹌鹑的老人也变得越来越少,这项娱乐的把鹌鹑也变得很少在看到,对于把鹌鹑,你的农村老家还有吗?欢迎大家补充评论留言。

在过去那年头,人们没有什么娱乐,青少年儿童的娱乐到是很多,但是对于成年人来说,总不能去玩小时候的游戏吧,因此在成年人当中就会出现一些人玩一些比较上档次的活动了。比如放鹰的、养狗、八哥鸟、斗鸡、斗蟋蟀、养鹌鹑等。这一类在过去都是属于好玩的玩家们的一种时尚性的娱乐。

在乡村里养狗、放鹰是为了捕捉小型的兔类动物,一是自已吃,二是为了卖钱,补贴家用,这些都涉及到相关的饲养技术问题,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至于鸟类和禽类的都是玩家在一起互相根据古传交流经验而成的。这其中把玩鹌鹑就是一门独到的赌术。

在我的少年记忆中,我们村的老人有这种玩鹌鹑风俗,都是五十几岁到六十多岁的人,那时候没有捕鸟网,人们用的是抓鱼的丝网,用竹杆挂在地面上。那时候这种鸟特别的多,颜色和泥土差不多,有时候走野路时它会在你前边呼的一声飞走,吓你一个心跳。那时候这鹌鹑多,把网挂那里一天能弄几只,只要过一阵去看看都有收获,幸运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缠上一只大野鸡。

咱们村的李二爷那时候就是这方面的专家,此人现在以死多年了,他少年时是有钱的富人子弟,当年的地主家庭,由于会抽大烟,解放后大干社会主义,他也没力气,瘦的像竹杆,生产队只能让他看护庄稼,正好合了他的心意,捕鸟捉虫成为高手。玩鹌鹑是他小时候就会的事,他把好品相的公鹌鹑自已留着,次品相的去卖给别人。

这种鸟很好养,既使是野的,通过一段时间的饲喂就成家鸟了。当年没人敢提鸟笼子,都是掴于自己的大袖之中,没人时拿出来在手中把玩,将其双腿从小指缝中伸出,训练蹬腿的能力,或用另一只挑逗其好斗的精神,但不能让其真打,一但真斗以后一方败了就再也不斗了。训练时间久了以后就可赌博了。

李二爷当年百天护庄稼,副业就是捕鸟训鸟,暗地里都出名了,在那年头平时十多元输赢,就很可观了,那次是另一村的一个老头,听到风声李二爷有十个银元,不知从那里弄来伍百元钱,准备斗一次鹌鹑赢了十个银元。

那天李二爷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廋而长的老脸上双目炯炯,两个老头到一起互相敬烟,然后用现成的竹编圈放在地上,两老头各守一边,从大袖中取出鹌鹑。将鹌鹑把于手上,各自喂一点引食,两鸟相对,各人手上前进退后作势放鸟,手一撒两鸟斗在一起。

那时候我们小孩只知道看斗鹌鹑,就见两鸟叽叽喳喳打了好一会,虽说小鸟只有二两重,打起架来动静不小,互相啄咬,毛片纷纷,脸上带血。终于外村老头的鸟不敢斗了,一转身跑了,俩人各自收鸟又放下,那个败鸟还是逃跑。外村老人输的心服口服。

这外村老头还在李二爷家吃过午饭后才走了,过了大概半个月以后到处都说李二爷赢了伍百元的钱,那可是惊天动地的事,可那天我们小孩真没看到外村人给钱,大概是背后给的,那时候人讲信誉的。谁知此事传到当时的大队干部耳朵里了,来了几个人把李二爷的几只鸟摔死了,也把他挷着带到队部吊起来打,别看人廋小,经得住抽打,坚决不承认。一星期以后,最后还是把人放回家了!

从此李二爷再也不玩鸟了,一直到八几年几后,他才与人闲谈时承认确实赢了伍百元。也是这伍百元和自已祖传的银元起了作用,八几年他第一个在村里开起了一个商店,虽说年纪不小了,还是迎合潮流的人。

至于玩鹌鹑他后来再也没有碰过,而且一直到他死后也没人玩了,也没有这种习俗了。现在野生鹌鹑也没了,很少见到了,这大概是受生态环境影响,反倒是训养的是很多了。

春节前去了趟河北小马家,小马家隔壁有位老伯,六十来岁,退休在家,每天就是找人下棋唠嗑,随身带着一只鹌鹑,不时把玩一下。

我很好奇,便问小马,你们这里也喜欢把鹌鹑?看这老伯,整天一只鹌鹑不离手。小马正在晒衣服,回头一看,笑着说,你是说对面那老伯吧,他姓李,老家河南的,女儿嫁在我们这,今年准备在这边过年,那鹌鹑,估计是他从老家带过来的。我一听到这,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在老家,对门刘大爷爱玩鹌鹑的故事。

那时村里没怎么开发,生态比较自然,地里鹌鹑特多,当然,玩鹌鹑的人也多。每到农闲时,生产队上的老人,几乎人手一只鹌鹑,捧个大茶杯,揣着一杆大烟斗,坐在禾场上晒太阳。他们有个养鹌鹑的布袋,布袋里套着个木盒,盒子没盖,盒沿上用布缝住,口子上缝一圈绳做个束口,绳子一拉,口子就束紧了,鹌鹑也就飞不出来了。

刘大爷玩鹌鹑很有经验,他告诉我,想要抓鹌鹑,就要了解它的习性。鹌鹑是候鸟,每到秋末冬初的时候,就会飞往南边过冬,它们白天休息,晚上飞行觅食。因此,要抓住它,最好是在秋末,在干枯地田野里支上网,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用一只特制的哨子,不停的吹,哨子会发出接连不断,清脆洪亮,类似于“哼哼,喳喳”的声音。

在黎明时安静的田野里,远在数里外都可以听到这清亮的哨声。鹌鹑听这哨声后,误认为是同类,就会循着哨声飞来,最后落在布了网的田野里。

刘大爷隔一阵子便会在黎明时去田野里逮鹌鹑,运气好时,一天可以逮七八只。逮到鹌鹑后,他会拿回家仔细挑选,将公母分开,再把个头大,比较健壮的公鹌鹑挑出来,作为斗鸟。他不仅自己抓来玩,有时候还会帮别人抓,换点烟酒。

我问过刘大爷如何喂养鹌鹑。刘大爷说喂鹌鹑简单,给它小米吃就行。养起来就很麻烦,很讲究方法,平时要经常把鸟攥在手里,轻握住它的身体,让鸟头从虎口里里伸出,鸟腿从无名指和小指之间伸出来,尾巴呢,则从小指和手掌间自然耷下来,这样它就会觉得很舒服,老老实实呆在我们的手心里。

此外,鹌鹑喜欢清洁,要给它勤洗澡,晚上还要陪它熬夜,不让它睡觉,这样可以给它减肥,身手更矫健。

至于斗鹌鹑,则更有趣了。有一次刘大爷带着我去参加了一场斗鹌鹑的比赛,一大群大老爷们围坐在一个破旧的柴房里,比赛的双方把自己的鹌鹑都放进一个大簸篮里,再撒一点小米,两只鹌鹑在里面咕咕叫着就抢食起来,没一会儿就打起来了。两只鹌鹑一边转着圈,一边相互瞪着,瞅机会就冲上啄对方一嘴毛,还会把翅膀张开,猛扑向对方,有点斗鸡的感觉。我跟着刘大爷看了好几场,多的一场要斗上几十回合才能分输赢,输了的那只会发出嘟嘟的惨叫声,飞逃出簸篮,把头埋进翅膀里,畏缩成一团表示臣服,从此不再敢与赢了的那只争斗。

不过现在村子里早已没什么人,刘大爷年纪大了,也早已搬到城里和儿子一起居住。没有人再在秋末冬初,蹲在黎明时的田野里逮鹌鹑了。至于斗鹌鹑,那更是难以看到了。

后来再听说野生鹌鹑成了保护动物,随意捕捉已经成了违法的事情。现在市面上的鹌鹑,大多都是人工饲养的,没有了原本的野性,只能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食。

接题一下有点朦,知道禽类中有鹌鹑、早两年菜场见过、现多见鹌鹑蛋,时也有吃,却真不知‘把鹌鹑’一说,上网一查,原来类似斗鸡,只是野鹌鹑是相斗的主角,流行在过去豫东一带农村、农闲时带有小赌的一种娱乐方式:可能地域限制、又是农村的过去式,加之媒体少有介绍,所以远没斗鸡、斗狗、斗牛、斗蟋蟀来的知晓广泛:即便是公元前古罗马、斯巴达的人兽斗,虽时间和地域远离今天的中国,经书载、影视的演义,也让人思绪万纷、犹入其境至于所说的"把鹌鹑`现已少见,也正反映农村的文化内容、随生活的不断改变,而变的丰富多彩。农村已不在是过去以农耕为主、传统意义上的农村、分工的细化,让原土地上的农民天南地北,搬砖的搬砖、快递的快递、电商的电商,谁还有时间聚在一起‘把鹌鹑`,上网还来不及"把鹌鹑"、算了吧,还是让鹌鹑生蛋吧,生不了蛋送饭店餐馆野生的鹌鹑,别抓、别把,让牠飞,让牠自由自在的飞,人类要做的是、如何保护好牠。


因为这事还闹了笑话,虽然一个县城六十多万人,也有十多个乡镇。大约在九十年代初,我还不知这种鸟叫鹌鶉,每年在割麦子期间,麦田里也到处都有,我们当地人叫活络目孑,(土语,具体用那个字写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它们发情的时候叫声很吓人,小时候老人们给孩子们说这声音是毛猴子叫的(土语)狼叫,干万别出去遛达,要不然叫毛猴孑抓去。所以当地小孩子们只能在家门口玩耍。到长大了才知道叫活络目子是一种鸟。

我在大概九六.七年左右,公司让我出发去分公司协助治安,到了那个乡镇,离总公司有五十多里吧,因分公司在偏远乡镇,又处在山区,治安情况很不好,公司老失盜,所以公司派我去协助治安。在当时流水线的机械都让小偷偷走了不少零件,公司按排我去时公司也正好在整顿期间。我夜间巡逻,白天无事时经常到当地集市遛达。

就发现有人交易这种鳥,并成为一个市场。我问当地人养这种活络目子有什么用,当地人告诉我什么活络目孑,这叫鹌鶉,它下的蛋叫鹌鹑蛋,属高蛋白,比鸡蛋营养价值高。这种鹌鹑是当地的老年人愉乐的一个项目,叫斗鹌鹑。和斗鸡,斗蟋蟀。的历史差不多一样长。你上这个市场东头有个空场你去看看,那里就有很多斗鹌鹑的男女老少,很好玩的。我随着老乡指的方向走去。约有三四百米的样子。就看见确有很多老年人和看景的少男少妇们,三人一群,五人一伙在那里围观,并掺杂着各种加油的叫喊声,好不热闹。使我最奇怪的是当地青年,少妇们也加入了这个行列,我走在人群中就发现两个赶集的妇女也来到这里,并相互打招乎,一个挎着蓝孑的中年妇女,向对面走来的同龄人打招乎说,姝姝你来了,咱斗两把,对方说斗两把就斗两把,两个人走到一起各自放下手中的物品。每个人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一个口袋,蹲下来,各自从布袋里掏出来鹌鶉,用右手轻轻攥住。从虎口处露出头来,两人的鸟儿发现对方,就急不可耐伸出头来向对方发起攻击。互不相让,真是非常残烈。因我心太软,实在看不下去,急急赶回公司。到现在当地人养殖鹌鹑的人也很多,到市场卖鹌鹑及鹌鹑蛋的也不不少,比鸡蛋略贵些,鹌鹑鸟买回家象炒鸡一个方法烹饪,实在美味之极。

鹌鹑是一种候鸟,远距离飞行的速度比较差,一般是在地面上进行迁徙的一种鸟,飞行的距离不是太长,主要是在晚上飞行。每年到了立秋以后,特别是冷空气到来的时候,鹌鹑就开始集体的南下,农民把这种现象叫做过鹌鹑。在这个时候有的农村人就会支上捕鸟网捕捉鹌鹑,有的一天晚上能捕捉好几百只,在市场上卖鹌鹑那个时候也就一只两块钱,当然现在比较贵了,到了6块钱一只,可现在私自捕捉鹌鹑是违法的行为。



对于安全的品种不一样,有的鹌鹑的特殊的品种好斗性比较强,主要是指的个头比较大的公鹌鹑。母鹌鹑没有好斗性且个头比较小,这种被人们捕捉了以后就会吃掉。在过去农村由于没有现在的经济压力这么大,尤其是在立冬以后农活比较少了,有一些人特别喜欢“把鹌鹑”,在我们这边叫做“攥鹌鹑”,当然这是一个地方的方言,也就是把鹌鹑的意思。

把捕捉的好的鹌鹑放在专门装鹌鹑的布袋子里面,空闲的时候就把安全拿出来放在手里攥一攥,特别在寒冷的冬天里还有暖手的作用。喂鹌鹑一般是用小米子,也有的用紫苏子种。鹌鹑的好坏听那些老人说主要是看这个鹌鹑有几道海,也就是在脖子底下有明显的轮纹,最多的是9道轮纹,黄爪,这样的鹌鹑最值钱,即使现在玩鹌鹑的人比较少,也能够卖到好几百元钱一只,如果驯化好甚至能卖到两千到三千元。



今年春节回家过年的时候,在村里还看到一两位老人手里还有把鹌鹑的爱好。他们喂养的鹌鹑主要是当作宠物鸟喂养了,在人们面前把鹌鹑放在地上喂一些小米子作为炫耀,对于过去的斗鹌鹑的现象没有了。尤其在过去斗鹌鹑是民间的一种风俗,而且他们有时会作为一种赌博的工具,如果鹌鹑否赢了就能够赢很多钱,当然作为旁观客来说也可以进行押宝,有时也能够赚一些钱。

为什么现在人把鹌鹑的少了呢?其实道理很简单,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尤其是年轻人的经济压力非常的大,没有时间去把鹌鹑。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空闲的时候,人们也去找一点灵活干一干,挣一点钱来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当然现在由于网络的普及,好多人都已经成为了手机控,尤其是年轻人,没有时间去玩那些无聊的把鹌鹑。一般都是在看无聊的手机,或者是在捕捉手机上的一些发家致富的信息,或者说是在手机上打发空余无聊的时间。



总之,对于现在在农村把鹌鹑的现象比较少了,主要是现在鹌鹑不能够作为一种鸟随便的捕捉,已经被作为保护动物,特别现在野生鹌鹑的数量比较少。尤其目前是非常时期,也使得一些人们不敢再去喂鹌鹑了。当然现在人们的经济压力也大了,即便是在空闲的时候,人们也是忙忙碌碌的赚钱,也没有时间去把鹌鹑,只是农村的年龄大的几个人作为一种娱乐性的喂养鹌鹑,也没有过去斗鹌鹑的习俗了。尤其现在年轻人基本上空闲的时候可以看手机打发时间,成为了手机控一族,比把鹌鹑更有娱乐性,更有吸引力。

记得小时候在农田里采摘棉花的时候,就会发现有很多的鹌鹑从身边飞过,鹌鹑这种动物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其飞行的特别低,而且其只要飞三次然后再落三次,那么基本上这只鹌鹑就没有太多的体力了,因此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出,鹌鹑的体力不如其它的鸟类,再一个就是母鹌鹑一般飞的距离比较近,相反公鹌鹑飞的就比较远一些,因此一般在农村大家都喜爱捉公鹌鹑。

每年到了收玉米以及收大豆的季节,就会看到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他们用一些捕捉鹌鹑的器具立在一块田地的两边,然后在地里进行驱赶,不一会儿就可以捉到几只鹌鹑,一般捉到的鹌鹑,农村的老年人都喜爱用手拿着,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天鹌鹑更是不离手,其实这种行为就是一种传统的习惯,当然很多老年人都说是为了冬天暖手用的。

其实把鹌鹑也是有很多讲究的,比如在把鹌鹑的时候,其头部必须放在大拇指的根部,鹌鹑的两只脚要完全的露出来,这样才是正确的把鹌鹑的手势,以前的老辈人把鹌鹑当做是一种自己的宠物,当然更多的人把鹌鹑主要是为了“斗鹌鹑”想必大家在农村小时候都见过。

至于说现在这种把鹌鹑的行为越来越少了,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鹌鹑没有以前多了,再一个就是以前把鹌鹑的人年龄大了,也没有心思在去捉鹌鹑了,更重要的是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生活内容也变的比以前丰富多彩了所以现在把鹌鹑的人也就越来越少,甚至都怎么见到了。

说到农村老人爱“把鹌鹑”的这个问题,想必现在农村30岁以下的年轻人很少见到过了,甚至有不少年轻人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把鹌鹑”了。农村老人有“把鹌鹑”的这一现象,在农大老家这边好像从90年代之前就消失不见了,现在更是难有一见了。

所谓的“把鹌鹑”也就是用手抓着鹌鹑的意思,在90年代之前,我还常见村子里有几个老人,常会每人一手拿着鹌鹑,聚在一起探讨自己各自鹌鹑的情况,把鹌鹑不仅手法要讲究技巧,如何捉拿,而且还要有专用的鹌鹑袋子,用于放鹌鹑,老人常会把袋子别再裤腰带上,走着路来回晃悠。

其实过去农村老人这种“把鹌鹑”的现象,也就是一种娱乐,就像现在的老年人喜欢养鸟、养猫等一样,把鹌鹑也是当作了宠物饲养,用于打发日常休闲的时间,这些把鹌鹑的老人,会非常的爱惜自己的鹌鹑,每天把在手里,会不断的抚摸与喂食,对其进行精心的照料。

这种把鹌鹑的现象,目前在农村基本上已经消失不见了,这就类似于农村过去那些消失的娱乐项目一样,已经没有人在去玩鹌鹑了。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也是因为现在农村的娱乐项目太多了的缘故。

过去在农村,村民除了日常干地里的农活之外,平时能够供休闲娱乐的项目那是少之又少,老人们没事干时,也只能冬天晒太阳,夏天找树阴,几个人聚在一起闲聊天,于是就有了把鹌鹑这样的娱乐事物产生。

把鹌鹑尤其是对于老年人来说,更大的作用也是一种心灵的慰藉,把养好鹌鹑当做日常闲暇打发时间的事情做,特别是受到别人夸赞自己养的鹌鹑好,有精神,能斗架时,无形当中在内心也能够增添一种成就感。

现在之所以没有人再去把鹌鹑了,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农村的娱乐事项多了,平常老年人没事的时候,可以看看电视,到村里的健身设施那里健健身,年轻人还可以上网,玩游戏等,有了这些能供娱乐的事项,老人们也就不再玩“把鹌鹑”了。

其次就是现在农村的年轻人外出打工的多了,平日里农村留守的老年人就担当起了管理田地的主力军,平常经常需要忙于对庄稼的管理,没有更多的休闲时间了,把鹌鹑那是需要耽误不少时间的,因此现在农村的老年人也就不再把鹌鹑了。

另外就是现在农村的野生鹌鹑很少见了,这不管是生态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造成的,总之,原先常能在田野里见到的鹌鹑,近些年来几乎是看不到了,没有了鹌鹑,即使还有人想玩,也无处获取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卫生相关的问题,过去农村不太注重卫生,也因此导致了那时的老人和孩子都很容易生病,在农村特别是生虱子、生疮的现象比较常见。现在村民对于卫生相关事项也很是重视了,像把鹌鹑这样的事情,在现在人看来那都是不够卫生,老人这样玩鹌鹑也会遭到家人的反对,也让有的老人想玩也不能玩了。

过去农村像“把鹌鹑”这样消失的现象还真不少,也可以认为是时代的进步,当某项事情不被大多数人认可的时候,它的消失也是早晚的事了。老旧事物终归会不断地被新兴的事物所替代,那也属于是比较正常的一件事情了。

更多关于三农的文章,请点上面的“关注”二字。您的每一次转发与收藏都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您有什么疑问,请在评论区留言,本栏目会尽力帮您解答,谢谢!(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不妥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