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西先生去世后,怎么评价贾平凹为其撰写的挽联?

应该说,同样作为陕西文化艺术界的代表性人物,在7月7日刘文西先生与世长辞后,贾平凹先生诚心撰书挽联,哀婉痛心、惺惺相惜之情,令人感动!

贾平凹先生凭借《废都》等一系列文学巨作,成为中国当代文坛颇具影响力的作家,并与路遥和陈忠实先生一起成为陕西文坛的“三驾马车”,成绩斐然。刘文西先生25岁开始一直在陕西工作和生活,是西安美院德高望重的导师,也曾担任过中国美协副主席。因为他有幅观众最多的“特殊作品”,那就是第五套人民币上的毛主席画像。他的画作被称为“是15亿人看得最多的”。在伟人题材的绘画创作领域,刘文西先生堪为最具代表性的画家之一。

惊龙轩无从知晓贾平凹先生和刘文西先生是否有着很深的交情,从贾平凹先生撰写的挽联来看,的确是情真意切的:

长空陨巨星;青史说大师

唯一令人不解的是,这副挽联的平仄关系出现了常识性错误。无论是古韵还是今韵,对联最后两个字“巨星”对“大师”,词性没问题,韵律却完全一致,失去了对联最基本的对仗要求。常言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无论如何,上联以仄音压脚,下联以平音压脚,就算是新式对联也必须遵循的要求,否则就不成其为对联。作为当代文坛之巨擘,贾平凹先生不会连对联最基本的要求都不懂,或者是别有深意?我们不得而知。

顺便提一下,刘文西先生以画名世,贾平凹先生以文著称,但是这两位大家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书法。当然,他们的书法水准也都面临着不小的争议。

因为刘文西先生为人处世相对谦和、低调,其书法作品引发的关注并不多。贾平凹先生则不同,近来对书法创作倾注的精力似乎远远超过其文学创作,而其动辄一字上万的明码标价和书法水准的不相称在网上引发广泛争议。

其实,字因人贵,贾平凹先生的书法能够创造如此高的市场价值,更多体现的不过是名人效应罢了,实属正常。在这里品评贾平凹先生的书法水准,有些不合时宜,惊龙轩不再赘述。

作为一个晚辈,也是同道中人,惊龙轩对刘文西先生的辞世深表痛心,并致以最诚挚的哀悼之情!

刘文西先生是前天(7月7日)下午13:50分与世长辞的,享年86岁。作为国内当代重要的人物画家,他在半个多世纪的艺术生涯里,为大众创作出了许多经典作品,尤其他的最后一幅代表作《陕北风情·百米长卷》,画面结构严谨,内容丰富多样,气势恢弘壮阔,非常震撼,堪称史诗级画卷,站在画前,陕北劳动人民的生活场面和精气神历历在目,可以说,他用这幅画为陕北精神树立了一座丰碑。

刘文西先生是一位谦和低调、平易近人的人,在他生前,我因为工作需要曾多次采访他,公司也多次邀请他来到公司进行现场笔会,每次见到他,他都是穿着灰白色的中式上衣,戴着浅蓝色涤卡帽子,这是60、70年代老百姓典型的装饰,可见,作为那个艰苦年代走过来的人,他对那个年代怀有深厚的情感,保持了一贯朴素无华的行头。

刘文西先生作为陕西,乃至全国重要的文化名人,他的去世,确实是文化界无法弥补的损失。在昨天西安美术学院·西部美术馆的追悼会上,来自省内外许多同行,他的学生,以及各行各业人士,参加了他的纪念活动,从现场人山人海的情景的确可以看出,先生的威望很高,虽然他走了,却精神长存,正如那句话所说: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

在纪念刘文西先生的活动中,著名作家贾平凹献上了一副亲手撰写的对联,内容为:长空陨巨星,青史说大师。表达了他对刘文西的深切悼念,毕竟,他们都是陕西的文化界的旗帜,文化界人人尊敬的人物,惺惺相惜,一个旗帜人物倒了,能不令其他人物伤心欲绝么?

不过,话说回来,按照对联的标准来评判,这副对联写得一般。

最明显的缺陷,就是平仄对仗关系出现了问题。

长空陨巨星,青史说大师。其中,“长空”和“青史”都为名词,作为对应关系,它们没有问题。“陨”和“说”都是动词,对应也没有问题。问题出在“巨星”和“大师”上,作为名词对名词,在词性上没什么问题,但在平仄关系上却存在问题。

通常情况下,上联末字采用仄声韵,三声和四声都可以,下联末字为平声韵,轻声、一声和二声都行。但在这副对联中,上联末字“星”和下联末字“师”都为平声韵,导致对联读起来缺乏婉转的节奏感和韵律感,稍显拗口。

如这两副挽联:灵魂驾鹤去,正气乘风来。良操美德千秋在,高节亮风万古存。末字都遵循仄声韵对平声韵的标准,读起来就比较顺口。

如果从贾平凹对联的整体内容和意境来看,用字还是很精妙的,字与字之间有明显的连贯性和递进性,上联中的“长空”和“巨星”本身都是天上之物,之间再用一个“陨”字串联,让整句意思衔接起来了。同样的,下联中的“青史”和“大师”都属于时间长河里沉淀下来的客观事物,用“说”字,而不是用“谈”、“论”、“讲”等字做衔接,体现了客观性和随和性,以及理性的态度。

从丧事角度讲,这个挽联是没问题的,挽联就是表达一种心意,有真感情在就够了,越简单越高明,当一个人悲痛到极点时是一个字也不想说的,如果这时还能思接千载,文起百代之衰,洋洋洒洒写个八万字,丧家的主人都会怀疑这人是没人性的,至亲好友过世,对亲朋打击如同抽魂,个个悲痛麻木成行尸走肉,食不知味,忘记自己的仪容装扮美丑才正常,这种时候,你倒能写八万字,岂不是笑话,王義之晚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才写“丧乱之极,義之顿首。”八个字,挽联这种东西,一类是真心亲友写的,他们把死人当活人,这个人虽死了但他心里仍当这人活着,他写的挽联就是与这个人对话一样,亲切让人感动。另一类是活人写给活人看的,它表现的是恭维而不是恭敬,他把这个挽联当做自己表演的舞台,挽联上的话是写给亡人的后人和来吊唁的宾客看的,他们是真把逝者当死人对待了,这种貌似颂扬的挽联其实是欺负死人表现自己。刘文西是黄土画派骨干人物,画艺成就很高很高,但从贾平凹的这个挽联看,点头之交吧,这没什么好说的。

我在这里想说的是贾平凹的作品,平凹这个人本来是有些才气的,又赶上了八九十年代小说值钱好时候,又被汪曾祺等前辈推许,也出过几本书,有了些吃不得喝不得的虚名,不论好坏,立了几百万字东西在那摞着,算个合格作家!但是自<废都>以后,一味迎合书商,以好卖为目标,推出了一部部垃圾,例如<病相报告>之类,因为感觉日渐迟纯,无法和广大读者心灵感受共振,依旧陷在自己的写作模式中闭门造车,很快被大众抛弃,近些年虽也有作品问世,但己乏人问津,成了过气作家。乡土文学只所以兴起,是因为当时文艺形式匮乏,连电视也只有两个频道,加上群众口味不刁,上两盘青菜豆腐都能哄住,随时代变迁,民智开化,向新向洋向多元的追求四散而开,任何流派的小说全开始钉棺盖。乡土文学和创造乡土文学的作家也一起被淘汰了。所以贾平凹算应时而起,因时而败。连三岁娃都会发短视频的今天,这一代作家只能洗洗睡了。

以前张贤亮曾说,一个作家能写几部书是有定数的,这个话有许多人不服不信,但这话十有八九可能是真的,不提江郎才尽这个招人恨的词,但放眼历史,除了巴尔扎克看来谁也不能写到生命终结那一刻仍被人热爱。

先上一图为刘老灵堂现场,先表哀悼,再述评!奠贾平凹的意思很简单,一,刘文西先生是画坛巨星。这是当代艺术给刘文西的一个名!二,刘文西先生还是可以留在美术史上的,这就不限于当代,而是说多年甚至于整个美术史,都有一笔重重的记载是留给刘老的!显然,这个评价是非常高的!天哲认为,刘老是确定可以留史。一,人民币的领袖像是其画的。二,黄土画面派是其创始的!三,西安美院的教育之功!

有不少网友说贾平凹先生此联不合平仄也是对的!有网友说:“不是对联,不合平仄格律。只是说给逝者的两句话。但你叫我改,我可不敢改。如果是我写,应该是:长空遨巨匠,青史记华章。”我倒不这么认为,文人墨客最爱说事,但真的没有必要事事拿古人的规矩卡死自己,对联本不是贾平凹先生擅长的,先生只是借此表达自己的感情!

天哲也就此写幅字,表达对刘老离去的感情!稍后后补图,此文先发为敬!“青史留名”四个字,为缅怀刘老而作!再上个新版本的,图七,墨迹已经干透!





不是对联,不合平仄格律,不合对仗,只是说给逝者的两句话。但你叫我改,我可不敢改。如果是我写,应该是:碧空遨巨匠,青史照华章。




闻知86岁高龄,著名黄土画派创始人刘文西先生驾鹤西去。中作协副主席,陕作协主席贾平凹发来悼词:刘文西去世令我震惊和悲痛,我只能说他的生命力顽强,能活百岁,没想就走了,他是这个时代伟大画家,有那么多的名作存世,人又好,单纯,真性情,典型的大艺术家气质。他的去世是陕西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画坛的重大损失啊!。。。并撰写挽联:青史说大师,长空陨巨星。个人认为,悼词朴实无华,流露出深深挚友情谊。挽联写得恰如其分,体现了刘文西在艺术界的斐然。。。但为什么众人又会对这幅挽联饶有兴趣呢?这是因刘贾在艺术界的地位决定的。刘文西是黄土派开山鼻祖,贾平凹是中国文坛中流砥柱,且涉足书法,价格亦是不菲。。。这幅挽联,由于牵扯书画界两大传奇人物,且又是两大风云人物最后一次交流,故极为特殊,也愈显珍贵。。。


刘文西先生驾鹤西去,人皆悼之,实赖先生德艺双馨。而贾平凹所做悼词,不能算对联,因为没有对联最基本的对仗平仄关系,只能说是贾平凹用毛笔在宣纸上写了十个字的悼词,也不是书法!贾平凹的毛笔字,有失文化名人的社会文化责任,丑书换铜,扭曲文化艺术的水准,糟践书法艺术高度,对于当下的丑书怪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贻害后世,误导子孙!当下丑书怪书当道,文化名人贾平凹也加入队列,令人作呕叹息!德如路遥,陈忠实,刘文西者,生当敬重,死当追忆。而所有披着文化外衣,为钱为名而糟贱文化,蹂躏国粹的江湖流氓,生亦死焉。

刘老先生的作品,我们“百”看不厌,说到他,就想到我们敬爱的毛主席。

而作为同在西安文化圈里有过交集的贾平凹,对于老先生的逝世,亲自撰写挽联也是情理之中。但问题就出在这副挽联上:

这副挽联内容:长空陨巨石,青史说大师。本人看过贾老师很多作品,比如《白夜》《怀念狼》等,作为学生本不应当对于老师的作品妄自评价。

但既然有人提出了,我也想说说自己的心里话。依本人看来,这副对联,感情与意思上表达到位了,但是文学性与艺术性欠佳。

先说文学性

这副对联,我不知道是不是贾老师有意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看起来毫无美感,选取的词太过于普通甚至过滥,让人大为失望。

而且平仄还出了问题:“长空”对“青史”,“陨”对“说”,前面的平仄还好,关键是“巨石”对“大师”,最后都是平音,正常来看这是低级错误。

再说艺术性

现在但凡有点文化的人,都喜欢摆弄自己的“书法”,网上那些连喊带叫的那些所谓的“书法大师”,他们创作的“丑书”,故弄玄虚,真心让人作呕。

还有网传的“大衣哥”朱之文的“书法”听说卖出了好几万,事实上是令人惨不忍睹:

再回到贾老师亲自创作的这副对联的书法艺术,说句实话,肯定比我好,但不敢恭维。术业有专攻,人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那就应当扬长避短,何必把屁股露出来给人看呢?

综述,人贵有自知自明,不是出了名,什么都会了,别人恭维你的话只能听三分;贾老师这副挽联其情可以理解,但不必过于做作,本想露脸的最后露了屁股,真是令人难堪,闻者当足戒!

最后,祝刘老一路走好,毛主席的好战士永远追随他!

歪歪扭扭名人字,

顫颤惊惊平娃心。

对逝者痛悲伤感,礼节性概论挽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