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乾隆皇帝的诗怎么样?你喜欢他的诗吗?

乾隆皇帝大概是历史上知名度最高的皇帝之一,用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他能有现在的知名度和人气,影视剧和小说功不可没!

乾隆皇帝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长寿的帝王,在他的一生中,共写下44028首诗,我们再纵向对比一下对4万首的理解会更加深刻:

清代康熙年间,曾辑录有《全唐诗》一部,共收录唐代2200多位诗人共48900余首诗。

乾隆一人写诗的数量几乎与整个唐代2000多位诗人的传世作品比肩,可见其诗作数量之多,在几千年历史长河中无人能出其右!

乾隆皇帝对此也引以为豪,晚年得意洋洋地宣称:予以望九之年,所积篇什几与全唐一代诗人篇什相埒,可不谓艺林佳话乎?

乾隆诗作数量虽然无人能及,但质量却实在不敢恭维!现在的人我想应该没有几个真正可以背诵的出乾隆的诗。出现这样情况只能说明乾隆皇帝的诗一般般,水平比较低,要不怎么会没人可以背诵的出来了。乾隆皇帝写诗也会学习一些古代大家,只是真的没有做诗的天赋啊。

说实话真的不喜欢乾隆皇帝的诗。

乾隆皇帝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从来没有以诗人自居。




纵观整个清代,活得最滋润的非乾隆莫属。既不用为争夺皇位战战競競勾心斗角,也不愁国库空虚兜里没钱。诗和远方,是张嘴就来说走就走。

于是乎,中国历史上559个帝王之中,乾隆爷写下的诗最多,共计43630首,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单挑整个唐朝的诗人。自称 “山水与我有宿缘,每遇佳景辄欢畅”,一生游历过的地方数不胜数,他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其诗作有的是即兴而为,有的是有感而发或赠与臣下,可因流传度不高,以至于一度被认为是“烂诗专业户”。诟病最多的,是那首“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如打油诗一般的《飞雪》。

不过,这诗最早见于郑板桥,也有说出自纪晓岚,可为何又被移植到了乾隆身上,却没人考究过。至少,在小学课本中,作者一栏确是明白无误写着乾隆的大名。

另一首 “远看城墙齿锯锯,近看城墙锯锯齿。 若把城墙倒过来,上边不锯下面锯。”也有同样的遭遇,这首《城墙》亦未必是乾隆的手笔。毕竟,在他的诗集里,全不见这两首诗的踪影。

乾隆爷的诗,多被认为是言而无文,也行之不远。一众的讥笑者中,不乏如金大侠般的名家。若凭空里说一个人的诗作水准,似乎无法准确地说得清楚。

如果作个纵向的比较,将乾隆的诗作放到唐朝,从平仄、对仗、压韵、境界看,至少也是中等水平。若放到近现代,当属顶尖的高手。除了写到泛滥成灾一项,诗的本身并非那么的不堪。

如他的《烟雨楼用韩子祁诗韵》, “春云欲泮旋濛濛,百顷南沏一棹通。 回望还迷堤柳绿,到来才辨榭梅红。 不殊图画倪黄境,真是楼台烟雨中。 欲倩李牟携铁笛,月明度曲水晶宫。”

又如《烟雨楼即景》,“不蓬莱岛即方壸,弱柳新荑清且都。 烟态依稀如雨态,滮湖消息递西湖。 自宜春夏秋冬景,何必渔樵耕牧图。 应放晴光补畴昔,奇遐毕献兴真殊。” 后世的评价认为 “境界恢宏,气宇阔大”。

古代的皇帝历来都喜写诗,要说写得烂的,乾隆爷绝对排不上号。就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写下的 “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二声撅二撅” ,“我爱东风从东来,花心与我一般开。”显然更具个性。

不知乾隆爷是否天然招黑,不是被群嘲其诗作之烂,就是讥其处处落下墨宝,走哪都见“乾隆到此一游”。网上更是铺天盖地说书法家们说乾隆的字是“形似胖昏鸭”,可至于是谁说的,却遍寻不获。

太平盛世,一个皇帝附庸风雅般写点儿诗确实没啥大不了的事。除了自诩“十全老人”有贴金的成份,乾隆爷对于作诗,是反对诗词丽句及轻靡浮艳,认为寻常题咏亦必因文见道。

群嘲乾隆诗作的吃瓜群众,多是人云亦云,真正读过《御制诗》或《乐善堂集》的恐怕没几个。民间早有传言,说乾隆的诗作有的是大臣代笔。在《清朝野史大观》里,就有沈德潜去世后,“上命搜其遗诗读之,则己平时所乞捉刀者咸录焉 ” 的记载。

乾隆二年(公元1737年),由武英殿雕梓发行《乐善堂全集》。乾隆爷亲自作序,并坦然说出: “自今以后,虽有所著作,或出词臣之手,真赝各半。”

不过,乾隆爷恐怕万万没想到,他处心积虑创下的写诗世界纪录,将会在二十一世纪被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天才少女”所打破。毕竟,小姑娘可以一日写出2000首。

乾隆爷的奇葩在于他的自信,他认为自己乃千古一帝,文治武功,均可彪炳千古,尤其是自己的诗高明得李白杜甫都得退避三舍。

据考证,乾隆一生作诗43630首,是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写诗最多的人,平均一天一首。单以数量论,整个唐代的所有诗人在乾隆爷面前都得黯然失色。有唐一代,历时289年,涌现过两千多位诗人,后人集录唐代的诗《全唐诗》也就48000余首。

以诗人的产量看,乾隆爷的确是前无古人,甚至还可能后无来者。但是,如果以诗歌的质量看,乾隆爷的诗到底如何?有哪一首流传下来了?我们有谁读过乾隆爷的大作?

乾隆爷认为自己的诗较之李白杜甫也不遑多让,乾隆爷的自信哪儿来的?

乾隆爷的诗大多是走到哪儿,灵感来了,便随口吟咏几句,从驾随扈左右的百官,自然应口称赞,大声叫好。不仅大声叫好,还会从韵辙、意境、用字、格调等方方面面,论证其好在哪里。这对那些通过科举进身的百官了无难事。如此数十年如一日,乾隆爷便在这一片叫好声中,怡然自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更不辨唐宋了,从此乾隆爷也就心安理得地认为自己真有出口成章的天纵才情,自己才是不世出的奇才了。

乾隆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要说咱中国自古就不缺阿谀奉承之徒,朝中士大夫直接就把顺口溜、打油诗吹捧成了“御制体”。当乾隆爷随口吟唱时,立即便有从驾随扈的大臣记录下来,不仅如此,还要与皇上唱和。这队伍很长,有纪晓岚、刘墉、和珅、翁方纲、沈德潜等等等等。

这里单说沈德潜沈老先生。沈德潜67岁才考中进士,一个在现时代早该退休的年龄,却得到乾隆的眷顾,一路飚升,到77岁进衔礼部尚书,只用了十年的时间,沈老先生就跃升部长级高官。不仅如此,他还被乾隆皇帝特许可以建造生祠,曾祖、祖父、父亲全都被追赠礼部尚书衔,而曾祖母、祖母、母亲及夫人则全都被诰封一品夫人。得此恩宠,羡煞朝中文武百官。当然,这些文武百官不会是只有单纯的羡慕,还会有各种嫉妒和恨。这老头凭什么啊?不就奉和了几首御制体嘛?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啊?面对私下里的议论纷纷,乾隆爷“此地无银三百两”,亲自出马平息物议,说:沈德潜的升官跟诗无关。

呵呵。

然而,是真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吗?

据说,有一次乾隆爷与众大臣游西湖,时值寒冬,天空中雪花片片,乾隆爷诗兴勃发,于是乎,吟唱道:“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结果不知怎滴,乾隆爷突然间脑子短路了!灵感枯渴,打油打不下去了,众大臣都替皇上着急,却惶然无措,你瞧就这诗,就这一片两片地数数,还怎么往下续啊?总不能来句“十二十三十四片”,这得数到什么时候啊?但你不行不等于没人行,人家沈德潜老先生就行,且说这时候正是沈德潜适时出来为皇上解了围:“皇上这诗写得真是不落俗套啊,让臣狗尾续貂一句如何?‘飞入梅花都不见’。”

沈德潜

这故事后来被移花接木到电视剧《宰相刘罗锅》中刘墉头上了,就连沈老先生后来的遭遇也被张冠李戴嫁接到刘罗锅身上。沈德潜宠极而衰,被褫夺了一切封赠,最最最重要的是,沈德潜的一切文字当然包括诗集全都被禁毁了。

乾隆爷写诗,大多情况下并不是伏案濡笔推敲斟酌,他才不是苦吟派,他是一张嘴就是锦绣文章的天纵奇才。凡有吟咏,不用自己回去记录下来的,自有人记录下来,沈德潜就经常承当这样的角色,当然了,记录是记录,却不能高葆真地记录,凡不合辙、拗口、不通之处也会修改润色,然后敬呈御览。

这么说吧,沈德潜的诗文被禁毁了,从此你无法查重了。俺皇帝老子的诗那都是原创滴,无一丝一毫抄袭嫌疑,也不会有任何别人捉刀代笔的痕迹。

乾隆不仅是我国历史上寿命最长的皇帝(活了八十九岁,寿终正寝),而且他也是历史上最幸福的皇帝,因为他爷爷康熙和他爹雍正给他该摆平的事情都摆平了,并且还给他留下了一个殷实的家底。这也导致养出了乾隆这么个败家子,在位时期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战争,而他本人没事的时候除了吟诗作对还经常下江南玩。

据记载,乾隆一生一共写过43000首诗,这么说大家可能没有什么概念,我给大家打个比方。《全唐诗》里面收集的是整个唐朝所有的古诗加起来总共才四万八千九百多首,而乾隆他一个人短短几十年就写了四万三千首。

我们给他稍微简单的算一下一天大概写几首,乾隆活了八十九岁,咱们给他去个零头算八十年。80*365=29200 43000/29200=1.47首,也就是说乾隆一天大概要写1.5首诗,这个频率真的是高啊,以一己之力直追全唐所有的诗人,可以说是历史上的第一人。

虽然他写了这么多诗,但是我问你,你会背诵几首?咱们也不说会背诵几首了,只要能说出一个诗名我就很佩服了。但是我们也该庆幸幸亏乾隆的文化水平不高,如果他的写作水平和李白,杜甫等人一样,那我们就完了,小时候就不知道又要背诵多少古诗了。

最后给大家送上一首出自于乾隆爷之手的古诗:

飞雪

一片一片又一片,

两片三片四五片。

六片七片八九片,

飞入芦花看不见。

这是乾隆唯一一首被选入教科书的诗,没有什么文化含量的前三句是乾隆写的,最后一句是纪晓岚写的,也正是因为这最后一句让整首诗得到了升华,咱们也可以说乾隆是沾了纪晓岚的光,要不然真的是一首都没有技术含量。

明朝的皇帝喜欢修仙,喜欢做小买卖,喜欢当木匠。清朝的皇帝乾隆写了不少诗,对比感觉有些学问的样子,其实没什么区别 ,就是生在了好年头,都可以兴高采烈地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而已。

钱钟书评价“令人作呕”。我看钱钟书过于认真了。

一个皇帝一辈子写了43854首诗,这皇帝当得太舒心了。

欣赏

咏花

一朵两朵三四朵,

五朵六朵七八朵。

九朵十朵十一朵,

飞入草丛都不见。

各位想想当时的情景,来个情景再现。

乾隆的诗一般认为水平都很差,最出名的就是这首:

“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 ,六片七片八九片,飞入芦花都不见。"

中国自古至今,文人诗人无数,脍炙人口的诗歌也比比皆是,我想除了乾隆研究者,一般人应该不会喜欢乾隆的诗。

乾隆的诗十分的多,按照《御制诗集》收录,乾隆写了4万2千多首诗,比整个唐朝所有的诗还要多,这还是有记载收录下来的,也许还有乾隆随口顺口说的,没记录下来的,那数量更多,乾隆寿长89岁,执政60年,就从他成年16岁开始算起,他到死,按照73年间,写了4万2千首,平均一年写575首,一天就有1-2首。

乾隆写诗歌,感觉就像我们现在发朋友圈一样,日常一个小事情,估计都要写成诗。再加上乾隆时期正值康乾盛世阶段,周围拍马屁的人肯定非常多,乾隆随口一说,都会有人给他整理成书籍。所以说乾隆的诗,整体来说,质量并不高

古代文人中陆游写的诗最多,足足有九千多首,不仅数量多也写的好,大家都称赞,可古人写诗最多的居然是乾隆皇帝,写了有4万多首,不过乾隆写诗的水平比陆游差远了,可以说乾隆的诗几乎都是烂诗,没有多大水平,就打油诗那样的水平,很多都是一般般不堪入眼。

乾隆真是写诗狂人啊,他活了89岁,写了4万多首诗,就是说平均一天就写一两首诗,写诗就好像每天吃饭拉屎那样平常,问题是乾隆的水平真的一般,数量是多了,可很多都是上不了台面的诗,烂的可以,有一些文化的人都看不上眼。乾隆最好的一首诗就是“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飞入芦花都不见。”,这首诗也就最后一句是点睛之笔,是好句,上面的小孩子都会写了。关键的是最后一句都不是乾隆自己写的,可见乾隆的水平有多渣了。传说有一天乾隆和纪晓岚在花园里闲逛,大家聊的很开心,花园的花开的很灿烂,乾隆一时性起,说有灵感了想写关于花的诗,他摘下一朵花,一边掰花瓣,一边吟诗,“一片一片又一片”,说一片就掰下来一片花瓣,结果吟到“八九片”时,花瓣都掰光了,最后一句迟迟没有吟出来,就像便秘一样,老是堵着就是不出来,乾隆自己难受,纪晓岚更是难受,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这首诗还用想这么久吗,简单的很啊,你乾隆就不用想了,想到天黑都想不出来,多尴尬的事啊,浪费大家的时间多不好啊,于是纪晓岚冲口而出“飞入芦花都不见”,把最后一句给补全了,维护了乾隆没有水平硬要装逼的面子,乾隆就笑呵呵了,自然这首诗也就归乾隆所有了,其实就不是乾隆自己写的,还好意思说是自己的,你前三句狗屁都不如,小孩都会饮,就最后纪晓岚这一句还说的上有水平,可见乾隆写诗的水平有多烂了。

乾隆这是沽名钓誉,说白了就是装逼要面子,他自吹自己是“十全老人”,文治武功天下第一,本来清朝人少数满族人统治天下,汉族读书人是看不出满族的,认为他们是蛮夷,没有多少文化水平。文化自卑的乾隆当然不能说自己文化不行啊,也就装作自己很高超的水平了,于是就有每天写诗来表现自己了。他写诗很频繁,每天都写,总共写了4万多首,可绝大部分大家都记不住,因为水平一般,乾隆不是每天文思泉涌写诗,而是一时性起写出来的,这写出来的诗能有多大水平就可想而知了,纯粹是自娱自乐,给外人看就不行了。其实很多诗,都是枪手帮乾隆作的,最后都说乾隆写的,纪晓岚就是枪手之一,帮了乾隆续了不少的诗。乾隆喜欢养许多有文化的文人供自己娱乐,这些闲人天天陪在乾隆身边吟诗作对,为的就是帮乾隆打枪手,乾隆很多时候作诗作到一半就搞不出来了,这些文人就帮他续下去,最后的版权自然归乾隆所有啦,因为他是皇帝嘛,谁敢跟他作对呢!

乾隆觉得自己写的这么多诗,感觉很牛很自信,就把自己写的诗印成诗集显摆,诗集都送给大臣们,不过大臣们基本不看,因为他们很清楚乾隆的水平不怎样,懒得去看呢,就放在书架积灰尘,但面对乾隆时就说自己每天都看,皇上的诗正是惊艳无比啊,没有一个人比的了,诗仙李白都比不了,大臣的马屁拍的很响,而乾隆还不自知,还沾沾自喜,其实乾隆自己开心就好,管它水平有多烂呢!




乾隆的是多而烂,虽说留下了所谓的四万多首诗,但质量实属低下!若不是因为他是皇帝且距离现在的时间不算太长,早就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

他的书法更好

乾隆的诗多而烂,对于大多数文史爱好者已是常识。只是他的诗到底烂在哪,却长期缺乏正面回答,流行的解释大多难以成立。

例如,互联网上长期流传着一些所谓的乾隆诗作,被视为其水平低劣的明证: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九片十片十一片,落入梅花都不见。

远看城墙齿锯锯,近看城墙锯锯齿。

若把城墙倒过来,上边不锯下面锯。

其实,这些诗句并不见于乾隆的《乐善堂全集》与《御制诗集》,不过是虚构的笑话段子,与乾隆根本没关系。

另一种看法则从数量下手,直觉认为乾隆作诗既然如此之多,质量自然不堪入目。

然而,南宋大诗人杨万里一生作诗两万余首;陆游晚年把诗当日记写,传世近万首中一半以上是老年高密度创作,甚至留下了「洗脚上床真一快」的败笔。

陆游历来以爱国诗人示人,但爱国题材只占其诗歌总数的一小部分

但他们的地位仍远超那些精雕细琢一辈子的小诗人,可见创作数量与其总体水平没有必然联系。

那么,乾隆的诗究竟烂在哪里?

回答这个问题,需以传统诗学来考察其数量庞大的存世诗作。长期以来,只有钱锺书的《谈艺录》做过专业的点评。

钱锺书指出,乾隆诗的技术特征包括好用「当句对体」、对仗纠缠堆砌等。而他对乾隆最激烈的恶评,则针对着其滥用虚字的毛病:「清高宗亦以文为诗,语助拖沓,令人作呕」;「兼酸与腐,极以文为诗之丑态者,为清高宗之六集。」

钱锺书为何对乾隆如此反感?滥用虚字又怎样影响了其诗的艺术性?

这得从「语助」和「以文为诗」两个概念说起。

传统文学中的「虚字」「语助」,是指文章中无实际意义、用于强化情感和逻辑关系的字词,如之、乎、者、也、其、或、所、以等等。在中古之前,最常见于史传、策论、序跋之类的散文文体。

《兰亭集序》中便大量运用虚字

早期唐诗绝少在中间两联运用虚字。中唐之后,「以文为诗」理论兴起,提倡用散文句式写诗,运用范围才逐渐扩大。在这类诗里,虚字能起到强化语气、衔接逻辑的作用,使叙事和议论流畅自如。如苏轼《石苍舒醉墨堂》,就是其中上品:

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粗记可以休。

何用草书夸神速,开卷惝怳令人愁。

我尝好之每自笑,君有此病何年瘳。

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

然而到了乾隆这里,「以文为诗」被彻底念成了歪经。

乾隆写诗极爱用散文句法,晚年诗几乎无一不用虚字。但这种技巧运用与语言美感完全不搭边,如下面这些《御制诗集》里的作品(虚字加粗标出):

慎修劝我莫为诗,我亦知诗可不为。

但是几余清宴际,却将何事遣闲时。

以书记起用,古有今则无。

有之祇一人,曰惟观承夫……

然仅能如此,诚亦蒿目予。

徒以莅任久,稍与姑息俱。

未至大狼藉,何必吹求吾。

成全良已多,讵非佳事乎。

本朝善治河,靳辅齐苏勒。

斌实可比靳,弗徒保工急。

至其于齐也,有过无不及。

惟是闭三坝,自信过于力……

这些只有格式像诗的东西,要么像村干部讲话一般拖沓无聊,要么就像「然仅能如此」「自信过于力」这样,让人一眼看穿强行凑句的尴尬。难怪钱锺书称其「极以文为诗之丑态」,对其深恶痛疾。

乾隆为什么会把诗写成这样?

事实上,滥用虚字只是乾隆诗体崩坏的缩影。

中国诗的一大特长是善于描写意象,融情于景,一首诗的诗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此。然而在乾隆晚期的诗作中,意象描写完全被边缘化,很多作品通篇没有一个意象,连赏花观池之作,都写成了流水账、发牢骚和端着架子讲道理:

往岁山庄八九月,桂先菊后例观之。

秋迟回跸早如昨,桂菊却怜两负期。

池上居诗不可无,识将岁月以详乎。

明来昨往今非住,老至壮过幼更徂。

设曰鲜民惭视彼,惟斯育物未忘吾。

对时中有权衡在,肯作吟风咏露徒。

但乾隆偏偏对这种写法极为自信,甚至公然宣称「拈吟终日不涉景,七字聊当注起居。」

明白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乾隆为何滥用虚字,其作品又为何遭人恶评。

因为乾隆完全不在乎营造意境,只顾把自己的各种感想写成五言或七言的句子,只能用大量虚字来组织句法、凑字凑韵。这样的诗自然无诗意可言。

他发来发去的感想,无非是勤政爱民、谦虚自省、关心民生等固定套路,内容单调无聊,句法又烂俗拖沓,再加上一天几十首的批发产量和自我感觉良好的姿态,实在很难不遭人嫌弃。

乾隆的另一爱好是把诗题在各种文物或器物上,尤其显得无自知之明。图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局部,现代鉴定为伪作,但被乾隆视为真迹。

除了前面的几种观点,还有人用「词臣代笔说」来攻击乾隆的文学水平。不过,既然《御制诗集》里的作品已如此不堪,烂法还都高度相似,再追究个别诗句是否由词臣润色或代笔,实际上毫无意义。

而且,被今人视为烂诗的上述特征,其实是乾隆有意追求的结果。

乾隆烂诗进化史

与多数人的偏见不同,乾隆自幼便接受了顶级的汉学教育,年轻时反而不乏水准之作。如下面这首古体诗,便是他当皇子时的作品:

秋阳皎皎秋风起,千山万山收红紫。

南苑平芜晓色寒,游丝白日长空里。

我从前岁罢秋围,经年未到南海子。

重来历历忆旧游,真教见猎心犹喜…

乾隆当皇子时打扮成文士的画像

事实上,乾隆的诗完全遵循着越写越烂的退化规律。

有研究者按时间顺序阅读乾隆每年元旦时的诗作,结果发现,乾隆早年对诗的态度与晚年大为不同。在登基后的前几年里,他创作的诗歌数量极少,到乾隆十年(1745)之后,每年数量才逐渐提高。

乾隆早期风格更类似于传统的唐代宫廷诗体,而前述的烂诗特征到晚年作品中才较明显。其滥用虚字的习惯,则是自乾隆二十年(1755)才越发严重起来的。乾隆最烂的诗,几乎全是晚年作品。

如乾隆五十七年(1799)题在五台山塔院寺的御笔诗:「两塔今唯一尚存,既成必坏有名言。如寻舍利及丝发,未识文殊与世尊。」

乾隆的诗为何越写越烂?

与寻常印象不同,乾隆并未在当上皇帝后自我膨胀荒废诗艺。恰恰相反,他常在诗文里写到检视旧稿时的反思心得。其诗歌风格的变化,正来自长期的学习和思考。

而他学习的对象,都是文学史上鼎鼎有名的大家:杜甫、元稹、白居易。

乾隆最敬仰的诗人是杜甫,曾在多个场合表达其敬意。不过,乾隆对杜甫优点的认识并非句法格律的工巧,而是其每句诗都能体现忠君爱国的政治立场。与之相比,李白则因自由散漫遭到恶评:「李杜劣优何以见,一怀适己一怀君。」

杜甫有一类作品,因反映了当时的历史事件而被称为「诗史」,尤其得到乾隆推崇。乾隆晚年自道其作诗宗旨:「予向来吟咏,不为风云月露之词,每有关政典之大者,必有诗记事……方之杜陵诗史,意有取焉。」

也就是说,乾隆的诗之所以只顾叙事说理而不顾描写意境,甚至把每天的批奏折的感想写成流水账,正是学习杜甫「诗史」的成果。

乾隆晚年「诗史」的另一特点是在记事的诗句后附上长长的脚注,详细注明相关事件。如上图「去岁青黄异涨逢」一句后的脚注长达 215 字。

在创作实践中,乾隆最喜欢的诗人是元稹和白居易,集中体现为其诗集中数量庞大的追和与模仿作品。

在《乐善堂全集》与《御制诗集》中,乾隆追和白居易诗共 20 题,追和元稹 9 题共 111 首;标题写明模仿元稹者 6 题 86 首,模仿白居易者 10 题 59 首。

需要说明的是,元稹和白居易的诗歌都是以句式通俗浅白、内容强调政治教化而闻名的,素有「元轻白俗」之说。

乾隆将这种理念更进一步,便造就了其「题韵随手拈,易如翻手成」的批发式作诗法,和复述文件般的诗句。

不难发现,乾隆学习杜甫与元白的动机,具有高度的政治性。乾隆写下这些烂诗,既是要用诗的形式向大清臣民讲政治,也是要让后人看到他一生的功劳和德行,千万不能像李煜那样的亡国之君。

乾隆对文学政治性的敏感,集中体现于他在位时多达 135 起的文字狱里。内阁学士胡中藻的诗里有一句「一把心肠论浊清」,乾隆怒斥其「加浊字于国号清之上,是何肺腑!」终将他满门抄斩。

因此,面对这位学诗学到走火入魔、但又掌握着大义名分、颇有理论自信的皇帝,词臣们能做出的唯一合理的反应,便是拼命赞美皇帝的诗作水平。

如大学士纪晓岚肉麻的吹捧道:

「自古吟咏之富,未有过于我皇上者......是以圣学通微,睿思契妙,天机所到,造化生心。如云霞之丽天,变化不穷,而形容意态,无一相复;如江河之纪地,流行不息,而波澜湍折,无一相同……」

钱载、翁方纲和刘墉等人,还大量创作模仿「御制体」的诗与乾隆唱和。皇帝看到词臣们争相采用自己的写作技巧,自会认为他们的赞赏并非客套奉承,写起烂诗来更加坚定。

不过,乾隆绝不是「以文为诗,语助拖沓,令人作呕」的最后一人。一九五八年,郭沫若在视察河北张家口时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口蘑之名满天下,不知缘何叫口蘑?

原来产在张家口,口

全部加起來也比不上林則徐的赴戍登程口

我想起乾隆给我的高中写了六首诗,至今还有御碑墙:

我高中三年几乎天天从这儿经过,没停下来读过一首诗。刚才想从网上找一下这六首诗,也找不到。再查查别处介绍乾隆的诗,大多数都只介绍其数量惊人,鲜有介绍其具体内容的。

所以乾隆的诗真的就是个数字。对于我们来说,他给了我们六首诗,可以拿出去吹吹牛,谁在乎他写了什么。对于其他人来说,他写过三万首诗,